特别程序工作的影响:为政府和/或司法进程做出贡献


爱尔兰承诺对影响民间社会组织的有争议的《选举法》进行独立审查

继和平集会自由权和结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与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于2020年12月10日发出联合函件后,爱尔兰政府承认民间社会对1997年《选举法》提出的合法和长期的关切,并承诺将在2021年年底前设立一个独立选举委员会。除其他事项外,该委员会将全面审查《选举法》,包括第22条。

自2001年该法修订以来,民间社会多次批评第22条的内容含混不清且措词不明确,限制了民间社会组织有效行使结社自由权,并严重影响了其筹资能力。2001年《选举法》中新增的“政治目的”的广泛定义对民间社会组织的活动及其合法筹集资金以维持日常运作的方式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影响。2001年,《选举法》第22条将此前仅适用于选举候选人和政党的捐助限制扩大到“为政治目的”向任何“第三方”提供的所有捐助。捐助限制包括实物捐赠,即不仅是金钱,还包括提供志愿服务、对使用财产或提供服务的任何费用减免,以及捐赠财产或物品。这些对民间社会组织的严格捐助限制,导致这些组织难以开展合法工作,限制了他们为爱尔兰的公共政策发展做出贡献的能力。爱尔兰政府在答复中承诺将以最合理和适当的方式回应所提出的关切。

其他影响法律改革


倡导蒙古通过关于人权维护者的法律草案

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米歇尔·福斯特(Michel Forst)先生在2019年5月对蒙古进行国家访问期间及之后,包括在2020年3月提交给理事会的关于此次访问的报告中(详见A/HRC/43/51/Add.2),一直非常支持并呼吁蒙古通过《人权维护者法律地位法》草案。2019年9月上旬,他参加了由人权高专办组织的法律研讨会和由民间社会组织的其他相关活动。在人权理事会第四十三届会议的互动对话中,蒙古代表指出,蒙古外交部长在国家人权机构和民间社会的支持下提出了这项法律草案。他以国会议员的身份让政府审议了这项法律草案,并努力将其提交给议会。蒙古代表还表示,蒙古政府感谢人权高专办和特别报告员支持通过该法律。

其他影响:立法改革


乌兹别克斯坦成功实施了关于加强针对法律专业人员的初步和持续培训的建议

法官和律师独立性特别报告员迭戈·加西亚-萨扬(Diego García-Sayán)先生在2019年9月19日至25日对乌兹别克斯坦进行国家访问后,就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如何加强其司法系统向其提出了若干建议,包括关于如何确保司法部门真正独立于国家其他部门,特别是行政部门,以及如何确保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在没有任何不当干预或压力的情况下自由开展其专业活动等建议(详见A/HRC/44/47/Add.1)。特别报告员特别强调了初步和持续培训在加强治安法官、法官、检察官和律师的独立性和公正性方面的重要作用。

根据这些建议,乌兹别克斯坦政府表示,2020年4月29日,共和国总统通过了一项“关于采取进一步措施从根本上改善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法律教育和科学”的法令。该法令旨在落实特别报告员关于如何改进针对法律专业人员的初步和持续培训的建议,并确定进一步发展法律教育的优先领域。根据该法令,塔什干国立法律大学已被指定为法律人员培训和进修的高等教育机构,同时政府在撒马尔罕、纳曼干和铁尔梅兹地区成立了新的法律学校,为在缺乏合格法律专业人员的地区从事法律工作提供便利。该法令还在科学院内设立了治理和法律研究所,以便在治理、法律、政治和法律思想领域开展基础和应用研究。

其他影响:立法改革


巴哈马修改国籍法以促进性别平等和减少无国籍现象

2020年5月25日,巴哈马最高法院裁定,任何在该国出生的人,如果其父母中至少有一人是该国公民,则在出生时就有权获得公民身份,无论其父母是否结婚。在此之前,在巴哈马出生且母亲为外国人、父亲为巴哈马人的非婚生子女不能获得公民身份,因此许多儿童实际上是无国籍的,他们年满18周岁后才能申请巴哈马国籍。2017年11月巴哈马开始审议这一问题,2017年12月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在正式访问巴哈马时主张修改国籍法(详见国别访问报告A/HRC/38/47/Add.2的 (f) 部分第73段)。最近法院对该国国籍法的裁决是朝着促进性别平等和减少无国籍风险迈出的积极一步。

其他影响:立法改革


阿根廷设立妇女、性别和多样性部

2019年12月,阿根廷政府成立了妇女、性别和多样性部,赋予负责协调和实施预防和打击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机构以部级地位。此外,2020年7月3日,阿根廷政府根据第26.485号《预防、惩治和消除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综合保护法》,启动了《打击性别暴力国家行动计划(2020-2022)》(《国家行动计划》)。已经采取的措施以及《国家行动计划》中所列措施,是落实暴力侵害妇女问题特别报告员于2016年11月访问期间提出的建议的积极步骤。特别报告员建议将当时的全国妇女委员会提升为部级机构,以使其获得更多关注并加强其能力;同时促进在各级统一执行关于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的第26.485号法律以及其他措施。见报告A/HRC/35/30/Add.3。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


萨尔瓦多法院裁定,不承认犯罪集团造成境内流离失所现象的这种做法,侵犯了流离失所者的权利

2018年7月,萨尔瓦多最高法院宪法分院在一个由33名成员的境内流离失所者家庭起诉的案件中裁定,萨尔瓦多尚未正式承认目前国内由犯罪集团所造成的境内流离失所现象,这种不作为侵犯了这些公民的权利。法庭还裁定,国家当局应承认这一情况,并在六个月内采取具体措施预防流离失所问题进一步加剧,保护已沦为流离失所者的人们。在作出裁决时,法院还参考了《关于境内流离失所问题的指导原则》和境内流离失所者人权特别报告员关于2017年8月14日至18日对萨尔瓦多进行国家访问的报告(A/HRC/38/39/Add.1)等文件。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问责、受害者支助和诉诸赔偿机制


尼日利亚法院裁定,在没有提供替代式膳宿的情况下驱逐3万人有损尊严且不人道

2016年11月,适当住房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向尼日利亚政府发出函件(NGA 4/2016)并发布新闻稿,对尼日利亚拉各斯(Lagos)滨海区“Otodo Gbame”渔业社区的民众遭到驱逐表示严重关切。随后,尼日利亚拉各斯州高等法院于2017年1月26日发布了一项特殊裁决,内容涉及对拉各斯滨海区“Otodo Gbame”渔业社区3万多名民众的保护,他们因驱逐而无家可归。尊敬的奥尼巴乔法官(Hon. Justice S.A Onigbanjo)裁定,在没有提供替代居所的情况下进行驱逐是“完全有损尊严的,当然也是不人道、残忍和有辱人格的”。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问责、受害者支助、诉诸赔偿机制,以及预防和/或停止侵犯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