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程序工作的影响:预防和/或停止侵犯人权


沙特阿拉伯释放人权维护者鲁贾因·哈特鲁尔(Loujain al-Hathloul)

继2018年几位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发出函件和新闻发布稿*后,妇女权利活动人士鲁贾因·哈特鲁尔(Loujain al-Hathloul)于2021年2月10日获释,此前她曾在沙特监狱服刑三年。2018年,哈特鲁尔女士因在沙特阿拉伯促进妇女权利,被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监禁。在最近于2020年12月发布的一份新闻稿中**,歧视妇女和女童问题工作组、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反恐问题特别报告员、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以及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呼吁立即释放哈特鲁尔女士。在同一份新闻稿中,歧视妇女和女童问题工作组主席重申,捍卫人权永远不能被视为是对国家安全的威胁。据信,被全球媒体广泛报道的任务负责人的干预措施促成了她的释放。

https://spcommreports.ohchr.org/TMResultsBase/DownLoadPublicCommunicationFile?gId=23889

https://spcommreports.ohchr.org/TMResultsBase/DownLoadPublicCommunicationFile?gId=24291

https://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3270&LangID=E

https://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3719&LangID=E

https://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6474

** https://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6593&LangID=E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在任务负责人和人权高专办的干预下,毛里塔尼亚的囚犯获释

数名被指控犯有亵渎罪、叛教罪和改信宗教罪的毛里塔尼亚基督教皈依者从狱中获释,根据毛里塔尼亚国家法律,这些罪行可判处死刑。若干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包括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宗教或信仰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少数群体问题特别报告员、促进和保护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以及即决处决和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发出了联合函件,人权高专办驻毛里塔尼亚办事处利用这些信函向当局开展宣传,从而取得了这一成功成果。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坦桑尼亚释放人权律师

坦桑尼亚人权律师蒂托·埃利亚·马戈蒂(Tito Elia Magoti)于2021年1月5日获释。若干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在2020年1月31日发给坦桑尼亚政府的函件中提到了他的案件。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也对马戈蒂的案件作出裁定,参见下方链接:
https://spcommreports.ohchr.org/TMResultsBase/DownLoadPublicCommunicationFile?gId=25049
https://www.ohchr.org/Documents/Issues/Detention/Opinions/Session88/A_HRC_WGAD_2020_38_Advance_Edited_Version.pdf

此外,2020年12月20日,即马戈蒂先生未经审判被拘留满一年之际,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发布了一条推特,提醒公众关注他被拘留一事:https://twitter.com/cvoule/status/1341080167893098496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布隆迪释放四名记者

2020年12月24日,布隆迪总统赦免并释放了媒体集团IWACU“布隆迪之声”的埃吉德·哈雷里马纳(Egide Harerimana)、克里斯蒂娜·卡米卡齐(Christine Kamikazi)、特伦斯·姆波曾齐(Terence Mpozenzi)和阿涅丝·恩迪里布萨(Agnès Ndiribusa),他们被任意拘留了430天。

这四名记者于2019年10月22日被逮捕。2020年1月30日,他们被布班扎省高等法院认定犯有“不可能实现的协助和教唆危害国家安全的企图”的罪行,并被判处两年半有期徒刑和100万布隆迪法郎(约418欧元)的罚款。2020年6月5日,布琼布拉恩塔汉格瓦上诉法院确认了这项判决。被捕时,这四名记者正准备调查布隆迪安全部队与反叛团体在布班扎省穆西加蒂(位于布隆迪西部,与刚果民主共和国接壤)发生的冲突。据报道,该冲突导致许多平民流离失所。虽然他们向省级当局通报了他们在该地区的行动,但他们在抵达现场后即被逮捕。

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就他们被拘留一事发出了信函和新闻稿,并持续跟进这一问题。同时他们呼吁布隆迪当局停止对该国所有人权维护者的一切形式的骚扰。参见下方链接
https://spcommreports.ohchr.org/TMResultsBase/DownLoadPublicCommunicationFile?gId=25068
https://www.ohchr.org/FR/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5586&LangID=F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问责制


智利释放女性演员

2020年7月,歧视妇女和女童问题工作组与其他任务负责人一同向智利发出联合函件,就警方对女权主义艺术团体Las Tesis(“论文”)(创作了“un violador en tu camino(你路上的强奸犯)”表演的组织)提起的两起刑事诉讼表示关切,此前该团体进行了表演和录像,谴责了性别歧视和暴力侵害妇女行为等问题。该组织的成员于2021年1月被无罪释放。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阿尔及利亚的反对派活动人士在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干预下被无罪释放

意见和言论自由问题特别报告员、和平集会与结社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和人权维护者处境特别报告员三位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的来函,在阿尔及利亚带来了积极的结果。2020年12月7日,古莱阿法院(轻罪法庭)裁定,反对派活动人士、希拉克运动的关键人物卡里姆·塔布(Karim Tabbou)先生“煽动、协助和组织旨在在和平时期造成骚乱以损害国家安全的一致行动”的罪名不成立。他在因“破坏国家安全”被判处一年缓刑后被释放。他是在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于2020年4月14日发出函件后获释的。在函件中,特别报告员对塔布先生的逮捕和定罪可能与他的希拉克活动直接有关表示关切。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巴基斯坦最高法院禁止对精神疾病患者判处死刑

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多次致函巴基斯坦政府,对精神疾病患者被判处死刑表示关切。2020年2月10日,巴基斯坦最高法院认为,如果医疗委员会证明被告不再能够理解其死刑判决的理由,则不能执行死刑。法院还将卡尼藏·比比(Kanizan Bibi)女士(其案件曾于2020年6月由特别程序提出)和伊姆达德·阿里(Imdad Ali)先生(曾于2016年由特别程序提出)的死刑变更为无期徒刑,并下令为吴拉姆·阿巴斯(Ghulam Abbas)先生(曾于2019年由特别程序提出)提出特赦请求。相关任务负责人发布了新闻稿,对该决定表示欢迎。

其他影响:为政府和/或司法进程做出贡献


全球科技公司加强对应用程序的使用监管以防止侵犯人权

2019年10月,奴隶制问题特别​报告员就谷歌、苹果和脸书旗下的Instagram等科技公司有关问题接受了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采访。据称,这些公司提供的应用程序被用于在线买卖家庭佣工,为非法网络奴隶市场提供了便利。一项秘密调查揭露了科威特的应用程序用户参与现代奴役活动,包括贩卖儿童。这部纪录片在公众中产生强烈反响,据称脸书随后禁止了其中一个话题标签,并从Instagram上删除了703个账号。出于对网络奴隶市场这一问题的浓厚兴趣,特别报告员和BBC在2019年联合国工商业与人权论坛期间组织了该纪录片的公开放映。约有200人参加了公映活动和随后的小组讨论。此次活动强调了科技公司将人权考虑纳入其业务的必要性,因为不考虑人权会导致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在网络上被当作女佣出售的弱势妇女和女童遭受非人化的对待。这部由特别报告员参与拍摄的BBC纪录片也在纽约的一所中学课堂上留下了印记。一位老师写信给特别报告员,提到她的学生们正在阅读一本关于美国南部白人女性奴隶主的书。她表示:“关于科威特奴隶制的BBC纪录片帮助我的学生重新考虑劳动关系中性别问题。当看到被贩卖的女童和她的女主人的片段时,他们研究的许多主题不再仅是“尘封的历史”。老师表示,学生们写了一篇感想,将奴隶制问题特别报告员的工作与19世纪废奴主义者的工作进行了比较,并受到了“通过法律解放人民的理念”的启发,正如特别报告员在纪录片中建议的那样。补救机制/问责制


土著人权维护者获释

2018年5月在对危地马拉进行国家访问期间,土著人民权利特别报告员探访了因维护其社区土地权而入狱的几名土著人权维护者。典型案件之一是土著人权维护者阿贝利诺·丘布(Abelino Chub)于2019年4月被无罪释放,即特别报告员结束访问后的11个月。一些利益攸关方认为,土著人民人权特别报告员在结束访问后发表的声明和报告以及在社交媒体上的重申使人们注意到丘布的案件,这是确保他无罪获释的关键。民间社会组织对特别报告员引起国际社会关注此案的重要意义作了评述,认为它是构成危地马拉土著人民土地权利分水岭的事件。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玻利维亚科恰班巴市长获释

2020年3月12日,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对科恰班巴一家法院决定结束对何塞·玛丽亚·莱耶斯(José María Leyes)市长的拘留表示欢迎。莱耶斯市长在遭受了违反正当程序保障的审判后被剥夺了自由,包括司法独立和无罪推定。工作组将第61/2019号意见传达给玻利维亚政府,指出对莱耶斯的拘留属于任意拘留并且侵犯了基本人权,几天后莱耶斯被释放。工作组的结论是,对莱耶斯的审前拘留是为了阻止他在科恰班巴市行使其职能,从而剥夺他参与公共事务的权利。对此,专家们认为“司法程序未能以公正和独立的方式进行,行政部门严重干预了司法系统,使莱耶斯先生在审前受到拘留,由此无法履行其作为市长的职能”。工作组专家强调,释放莱耶斯先生并不代表此事就此了结,但却标志着他案件的一个转折点。专家们表示:“玻利维亚当局必须立即对侵犯莱耶斯先生权利的情况进行独立和公正的调查并采取改革措施,以免此类案件再次发生”,并指出“国际法规定有义务向被侵犯人权的受害者提供全面的赔偿”。

其他影响:为政府和/或司法进程做出贡献


巴基斯坦拉合尔的一名未成年犯被免除死刑

自特别程序就巴基斯坦一名未成年犯被判在死囚牢房度过21年一事致函后的五年时间里,旁遮普省内政部承认该未成年犯符合减刑的条件,拉合尔高等法院发布了将其死刑减为终身监禁的命令。随后,法院在2020年判定受害人的罪名不成立并释放了他。受害人的律师感谢特别报告员对此案的积极关注,并向巴基斯坦政府提出了伊克巴勒的案件。法外处决、即审即决或任意处决问题特别报告员、反恐中注意促进与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特别报告员、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特别报告员以及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也一同加入了呼吁。受害者的律师认为,任务负责人的干预措施对于说服巴基斯坦政府向伊克巴勒提供救济至关重要。

其他影响:为政府和/或司法进程做出贡献


埃及监狱释放性少数群体人权维护者

2019年3月20日,8名特别程序任务负责人对马拉卡·卡西夫女士(Malak Al-Kashif)指称遭到任意逮捕和拘留一事发出联合紧急呼吁(EGY 4/2019)。卡西夫女士是一位跨性别妇女,也是性少数群体人权维护者,因呼吁举行和平抗议谴责当局对拉美西斯火车站事故的处理方式而于2019年3月6日起被拘留。马拉卡·卡西夫女士的案件得到埃及境外各方包括特别程序的特别关注,在各方的团结协作下,她于2019年7月16日获释。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泰国撤回对一位难民的引渡令,澳大利亚授予其公民身份

2018年12月7日,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联合致函,指出前巴林国家足球队队员、难民哈基姆·阿里·穆罕默德·阿拉比先生(Hakeem Ali Mohamed Alaraibi)面临从泰国被遣返回巴林的迫在眉睫的风险,尽管他有受到迫害和酷刑的明显可能(THA 5/2018)。在收到函件后,泰国政府与巴林政府达成一致,确认已正式撤回引渡令并已释放阿尔阿拉比先生(泰国 2019年3月14日的 答复)。随后,澳大利亚总理也证实已授予阿拉比先生公民身份。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受害者支助


韩国最高法院认为出于良心拒服兵役是拒服兵役的合理理由,并从监狱释放了两名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

任意拘留问题工作组于2018年8月20日通过了第40/2018号意见,事关大韩民国两名青年因其具有争议的拒服兵役行为而各自被判处监禁(A/HRC/WGAD/2018/40)。2018年8月30日,工作组的意见被提交韩国最高法院审议。随后,在借鉴国际机构判例的基础上,韩国最高法院于2018年11月1日裁定,根据国内法律(《兵役法》),出于良心拒服兵役是拒服兵役的合理理由,并释放了这两名出于良心拒服兵役者。尽管大韩民国国内也存在呼吁改变的其他公共宣传,但工作组的意见在最高法院的诉讼程序中得到援引,在改变国内法律方面发挥了作用。

其他影响:为政府和/或司法进程做出贡献以及立法改革


欧洲联盟终止肯尼亚项目,从而缓和社会紧张并防止强行驱逐

在接到土著人民权利特别报告员的多封函件后(OTH 1/2018; KEN 1/2018; KEN 7/2017; KEN 1/2017; KEN 1/2014),一项由欧盟资助、肯尼亚政府执行的项目被暂停,从而停止了强行驱逐森沃(Sengwer)土著人民离开林地的行为,缓和了社会紧张。


阿富汗赦免并释放最初被判处死刑、后又改为20年徒刑的青年新闻工作者

因下载一篇有关伊斯兰妇女权利的文章,阿富汗青年新闻工作者赛义德·佩尔韦兹·卡姆巴克什(Sayed Pervez Kambaksh)最初被判处死刑,后改为20年徒刑。在被拘留近两年后,他被赦免并释放。与此同时,他因害怕遭到报复离开了阿富汗。2008年1月28日,意见和表达自由权特别报告员宗教或信仰自由特别报告员、法官和律师独立性特别报告员以及强迫或非自愿失踪问题工作组在一封联合紧急函件中(AFG 1/2008)提出了这一问题。

其他影响:补救机制——诉诸赔偿机制和受害者支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