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长就对于在人权领域同联合国合作实施的恐吓与报复行为提交报告的任务

根据人权理事会第12/2号决议提交的关于与联合国及其人权领域的代表和机制合作的秘书长报告

2019年报告(A/HRC/42/30经编辑预发版本)
2018年报告(A/HRC/39/41
2017年报告(A/HRC/36/31
2016年报告(A/HRC/33/19
2015年报告(A/HRC/30/29
2014年报告(A/HRC/27/38
2013年报告(A/HRC/24/29A/HRC/24/29/Corr.1
2012年报告(A/HRC/21/18
2011年报告(A/HRC/18/19
2010年报告(A/HRC/14/19

人权理事会第12/2号决议请秘书长每年向理事会提交一份报告,其中载列对所有适当来源的关于所指称报复行为的已有资料的汇编和分析,以及关于如何处理恐吓和报复问题的建议。这份题为“与联合国及其人权领域的代表和机制的合作”的报告也将载列助理秘书长的活动。

对于在人权领域同联合国合作实施的恐吓与报复行为的定义

根据赋予秘书长的每年就这一问题向人权理事会提交报告的任务授权(见 第12/2号第24/24号第 36/21号决议),促请各国防止并不得对以下人士采取任何恐吓或报复行为:

(a)寻求或曾经与联合国及其人权领域的代表和机制进行合作的人,或为之提供证词或信息的人;
(b)利用或曾利用在联合国主持下设立的保护人权和基本自由程序的人,以及所有为此目的向他们提供法律援助或其他援助的人;
(c)向根据人权文书设立的程序提交或曾经提交来文的人,以及所有为此目的向他们提供法律援助或其他援助的人;
(d)侵犯人权行为受害者的亲属,或为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或其他援助的人。

根据赋予秘书长的任务授权,报告可能包括由于在人权领域与整个联合国合作而受到恐吓和报复的案件。因此,其中可能包括与下列方面有关的案件:人权理事会及其附属机构和机制(包括普遍定期审议机制)、特别程序、条约机构、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其外地机构和人权顾问、联合国国家工作队、维和特派团的人权部门、或秘书处或专门机构中从事人权领域工作的其他部门。

根据这一定义,所有与联合国合作的人——人权活动人士、社区工作者、律师、记者甚至政府官员——都是潜在的目标。受害者不仅可以包括目标人士,还可以包括他们的家属和朋友以及任何与他们有联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