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主要人权机制在处理对于在人权领域同联合国合作实施的恐吓与报复行为方面的作用

特别程序

处理对于在人权领域与联合国设法合作、合作或曾经合作过的人实施的恐吓和报复行为是特别程序的优先事项。他们单独或作为一个系统,一直在提出他们对这种不可接受的做法的关切。特别程序不仅处理因与他们合作而受到的恐吓和报复行为指控,而且处理因与更广泛的联合国系统及其人权领域的代表和机制合作而受到的恐吓和报复行为指控。

由于对这一现象的关注日益增加以及任务负责人所看到的恐吓和报复事例越来越多,他们在2015年6月举行的第22届特别程序年会上商定巩固并加强特别程序对这种不可接受的做法的应对,为此建立一个连贯一致的行动框架,其主要内容见下文。

如需更多详情,请参阅:

条约机构

个人或群体也因与条约机构接触,包括在审查缔约国报告过程中提供信息或提交个人申诉,或参加与条约机构的对话,而面临有关国家政府的恐吓和报复行为。条约机构已经强烈谴责这种行为。为了以协调一致的方式处理这个问题,条约机构的主席于2015年6月通过了具体的《抵制恐吓或报复准则》(《圣何塞准则》)。根据该《准则》,委员会可采取预防或保护措施来防止和应对此类行为。

条约机构已任命关于报复和恐吓问题的报告员、协调人或工作组。报告员负责对接条约机构内的不同办法,并为采取适当的行动提出有效的提议。一些报告员具体处理根据相应的申诉程序向条约机构提出了个人申诉的个人或其代表或家属受到的报复问题。各委员会或其报告员、协调人或工作组与受到影响的个人和有关缔约国进行沟通,以防止此类风险,并确保国家一级保护声称受到有关缔约国恐吓或报复的个人或群体。他们可以要求缔约国提供有关保护措施执行情况的信息和后续资料。更多信息可以在每个条约机构的具体网页上找到。

人权理事会

人权委员会和人权理事会多年来一直在讨论因与联合国及其人权领域的代表和机制合作而受到的恐吓和报复问题,包括为此通过了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些决议。2011年人权理事会审查的结果指出,“理事会坚决反对对于同联合国及其人权领域的代表和机制进行合作或已经合作过的个人和群体实施的任何恐吓或报复行为,并敦促各国防止此类行为并确保提供足够的保护以免受此类行为的危害。”

人权理事会主席的作用是确保理事会在促进和保护人权的工作中享有适当的尊严和尊重,这意味着理事会成员和所有观察员,包括非政府组织,必须能够自由地为理事会的工作及其附属机构和机制的工作作出贡献。在提出民间社会代表受到骚扰的事件时,主席通过公开声明、会议和换文等方式,与有关国家的代表团进行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