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确保罗姆人的纪念权和尊严

罗姆人大屠杀70周年纪念活动 - 2014年8月2日星期六

日内瓦/纽约(2014年8月2日)——在罗姆人大屠杀(“Porrajmos” 或“Pharrajimos”)70周年之际,两名联合国人权专家敦促世界各国政府确保罗姆人的纪念权。

联合国少数群体问题特别报告员里塔·伊扎克(Rita Izsák)和联合国秘书长防止灭绝种族罪行问题特别顾问阿达马·迪昂(Adama Dieng)呼吁各国采取更强有力的措施和举措来留存对罗姆人大屠杀的记忆并允许幸存者、罗姆人社区和其他人以被认同和有尊严的方式予以纪念。

“世界上很多人对纳粹政权对罗姆人犯下的罪行都知之甚少。罗姆人曾遭到纳粹政权的任意拘禁、强迫劳动和大规模谋杀。德国当局曾在其占领的苏联和塞尔维亚领土上杀害了数以万计的罗姆人,另有上万人在死亡集中营中丧生。”

爱尔斯·施密特(Else Schmidt)在1942年夏天被从位于汉堡的家中带走时年仅七岁。她还记得两名穿军服的男子将她带到码头的一个仓库中,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吉卜赛人…
(摘自《罗姆人大屠杀幸存者回忆录》一书的证词)

1944年8月2日至3日晚,奥斯维辛-比克瑙集中营里被称为“吉普赛家庭营”中所有剩余的2897名罗姆男女老少都被送往第五号毒气室,被纳粹残忍杀害。

爱尔斯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被送到这里。事实上,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吉普赛人”…

确立罗姆人有尊严地铭记和纪念的权利仍任重道远。在几个存在罗姆人是大屠杀受害者证据的国家中,政府应将8月2日正式定为缅怀罗姆人大屠杀受害者纪念日。世界各国政府和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必须确保在大屠杀教育和纪念活动中提及罗姆人的痛苦遭遇。

…爱尔斯的父母在家中对她的痛苦避而不谈…

为了便于开展适当的纪念活动,必须找到并保护罗姆人的墓地和万人坑,包括那些尚未被标明的,以使幸存者有尊严地纪念和哀悼。

…在学校受到的羞辱更加残酷:“我对学校有着很糟糕的回忆,因为手臂上纹着集中营号码,我只能用一块橡皮膏把它遮盖起来…”

暴力侵害罗姆人不仅是一个历史问题,还是许多罗姆社群目前仍面临的悲哀现实。而且我们必须认识到,纳粹时代的仇恨和对大屠杀受害者的非人看待如今仍存在于一些欧洲人的心中。这些人可能仅因为我们罗姆同胞的出身就对其施以暴力。

…开学第一天,坏纳粹老师们逼我罚站…

我们必须确保各国政府对这种风险保持警惕,并采取适当措施打击仇恨和污名化的迹象。他们必须在仇恨言论和煽动仇恨的行为演变为暴力和暴行之前予以打击。我们呼吁各国通过采取有效措施以保护其人民不因其身份受到歧视和暴力。

…他们说,如果你不告诉大家橡皮膏下面是什么就必须罚站…

针对罗姆人和包括移民在内的其他少数群体的极端主义政党和意识形态的不断出现和获得支持已成为欧洲日益严重的问题。欧洲各国政府和民主政党应加强努力建立必要的融入政策和平台,以确保包括罗姆人在内的所有人群都受到平等对待,能够安全生活且不加畏惧地生儿育女。

从那天起的十八年中,爱尔斯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她8岁到9岁之间在奥斯维辛和拉文斯布鲁斯克的遭遇。

里塔•伊扎克女士于2011年6月被人权理事会任命为少数群体问题独立专家,并于2014年3月被重新任命为特别报告员。作为特别报告员,她独立于任何政府或组织,以个人能力行使职责。了解更多请登录: http://www.ohchr.org/ch/Issues/Minorities/IExpert/Pages/IEminorityissuesIndex.aspx

阿达马·迪昂先生于2012年7月17日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任命为他的防止灭绝种族罪行问题特别顾问。了解更多请访问:http://www.un.org/en/preventgenocide/adviser/

点击阅读《在民族或族裔、宗教和语言上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宣言》:
http://www.ohchr.org/CH/Issues/Documents/other_instruments/12.PDF

更多信息和媒体请求,请联系格拉罕·福克斯(Graham Fox,+41 22 917 9640 / gfox@ohchr.org)或玛格丽塔·勒玛(Margarita Lema,+41 22 917 9248 / mlematome@ohchr.org)或致函 minorityissues@ohchr.org

与联合国其他任务授权相关的媒体请求请联系:
人权高专办传媒科萨维耶•塞拉亚(Xabier Celaya,+ 41 22 917 9383 /xcelaya@ohchr.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