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平等议程”,扎伊德·拉阿德·侯赛因,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关于通过2015年后发展议程的峰会——互动对话:“解决不平等、增强妇女和女童权力且不把任何人落下” 周三,9月25日,托管理事会会议厅,联合国总部,纽约

各位阁下,

不平等和歧视是我们所处时代至关重要的挑战。

在我们这个时代中,一个不可容忍的事实是,全世界85位最富有的人拥有35亿最贫穷者财富的总和。

歧视,包括性别歧视,依然破坏着我们数百万人类同胞的生活,许多群体完全被排除在发展之外,例如没有法律地位的移徙者,或被排除在学校之外的残疾儿童。

极端不平等具有分裂性且侵蚀社会。它们滋生了经济不稳定,社会动荡,有时还带来暴力冲突。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加以解决,可持续发展就永不可能实现。

如要取得成功,我们需要解决许多种不平等现象。

这包括社会、族裔或其他群体间横向的不平等,而这本身又来自于各种持续的歧视模式、权利不平等和历史上的弱势地位。

还有纵向不平等,包括极端的收入不平等,例如首席执行官和工人之间巨大的薪酬差异——若要让市场为人类福祉的利益服务,这种差异必须受到规范。

还有各个国家之间的全球不平等,这由我们全球治理体系中许多不平等现象造成,它们通常偏向更为强大的国家——违背了《联合国宪章》的远大目标。

2030年议程是一个强有力的框架,它的落实将解决所有这类不平等现象。

平等和非歧视的人权诺言处于其核心位置,每个可持续发展目标都包含了促进性别平等的实际步骤,包括专门的性别平等目标和减少国内及国与国之间不平等的目标。

如能对按照歧视各个维度进行分类的数据实行监测,就有助于确保没有人被落下。

为了达到这一重要目标,强有力的审查必须确保对政府和其他行为者的问责,包括私营部门。

女士们,先生们,

解决不平等和歧视问题不仅是现实所需——它也是具有约束力的责任。各成员国已经承诺致力于所有人在人权法之下的平等和非歧视。

《世界人权宣言》承认,“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发展权利宣言》则要求更为公平的发展——在国家和国际层面一概如此。

因此,这个重大目标处于新议程的核心,我们必须承认它的本质——“平等议程”。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