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ader image for news printout

主管人权事务助理秘书长伊尔泽·布兰兹·科里斯,就关于与联合国及其代表和机制在人权领域的合作的秘书长报告作口头介绍

人权理事会,第45届会议
议程项目5
日内瓦,2020年9月30日

 

主席女士、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我很高兴能有这次机会在互动式对话中,讨论因与联合国合作而受到恐吓和报复这一问题。我们非常感谢理事会继续关注这一令人极其担忧的问题,我还要感谢您,主席女士,对这一问题的投入与奉献。

今年,秘书长重申了其致力于通过提供联合国的领导力与资源去解决恐吓和报复问题的承诺。我很荣幸能接替安德鲁·吉尔莫尔成为联合国高级官员并继续他的工作。理事会作出承诺所带来的积极迹象是,在其去年9月通过的谴责一切恐吓和报复行为并敦促各国采取行动的决议中,各会员国也都认识到了这一举措的重要性。

除了理事会对这一问题的重大贡献外,去年,联合国大会和安全理事会对此问题的不断关注,也令我倍感鼓励。这一日益增强的全球趋势需要得以保持和继续扩展,尽管要与其他议题竞逐紧迫性,我仍然期待着国际社会能继续努力确保这一势头。

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无疑改变了我们的工作和互动方式,还带来了新的挑战以及机遇。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正如各位面前的报告所表明的,恐吓和报复行为的范围和数量仍与过去相似。鉴于在本报告所述期间,与联合国的接触方式由于这场大流行病发生了很大变化,加之自3月份以来许多联合国活动被取消,我们原本希望收到的指控数量也会随之减少,但可惜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迹象,可能意味着这些行为伴随着大流行病的发展仍在增加。

秘书长在其2月份的人权行动呼吁中强调,联合国的工作需要依赖民间社会行为者的积极参与,因此我们必须反击那些试图诋毁和损害我们的伙伴的言论。他在报告中指出,“由于2019冠状病毒病,我们在线进行的工作正越来越多,我们应该确保参与仍然是有意义的、有效的、无障碍的,参与者也不会受到任何恐吓或报复。”

现在是重新思考我们应该如何确保参与的有效性和包容性的时候了。我们所处的新环境需要更多民众参与到我们的工作,而不是相反。恐吓和报复是明确且不可接受的对个人权利的侵犯行为。同时也是对参与和善治的障碍。我们不能容忍声音被压制。

主席女士、女士们、先生们,

各位面前的报告汇编了联合国多方参与者采取的行动,尽管这还无法反映整体面貌。令人震惊的是,我们看到在不少国家,报复和恐吓行为并不是罕见或孤立的事件,而是形成了不断演变的模式。秘书长去年强调过这一点,今年又再次进行了强调。

今年,许多联合国行为方长期以来为解决恐吓和报复问题而采取的行动,都特别凸显了下列严重侵犯人权行为:逮捕、拘留和其他剥夺自由行为、刑事指控、酷刑和虐待,以及在拘留期间的死亡和强迫失踪。这些案件中有许多发生在普遍滥用国家安全和反恐措施及立法的背景下。应对这些侵权行为是我们作为联合国行为方的集体责任。

其中最令人震惊的是,个人可能会因行使与联合国取得联系的权利而被长期剥夺自由,如果联合国专家已宣布过这种拘留是任意的,就更是如此。报告尤其提到了被联合国行为方明确指控有“表明存在系统性任意拘留问题”的三个国家,分别是中国、埃及和沙特阿拉伯。有人担心,拘留可能在被用来惩处那些与我们合作的人,刚才提到的国家是三个重要例子,但我们认为实际上还有更多。

不少人士年复一年地成为被攻击的目标并在报告中反复出现,这也是我们感到恐惧的地方,即一旦有人出现在联合国,被看到或被认为以某种方式与我们合作,或将其案件提交给某个联合国机构,这种曝光会导致他们受到更大的伤害。我们看到的模式是很清晰的:人们受到恐吓或惩处,以阻止他们为自己或他人发声。

我们还意识到,一些处于限制性环境的个人和团体不敢与我们接触,这表明这些国家的公民空间正在缩小。报告明确指出了高级专员特别提请注意的国家,包括利比亚、尼加拉瓜、菲律宾、俄罗斯联邦、斯里兰卡、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委内瑞拉。此外,令人担忧的自我审查趋势,也是秘书长一直强调的问题。

许多联合国参与者都提出了这些年来在镇压性环境中对个人的指控,这些指控都被编写进了今年的报告中,例如巴林、布隆迪、中国、古巴、埃及、印度、伊朗、缅甸、沙特阿拉伯、乌兹别克斯坦和越南等国家。鉴于这些令人担忧的状况,我们必须共同努力,维护和扩大互动与参与的联合国空间。

联合国和平行动报告了冲突环境中的恐吓和报复行为,但尤其是与这些环境有关的报告仍然不足。在维持和平特派团所记录的趋势中被提及的、在报告中也被强调的例子包括刚果民主共和国、马里和南苏丹。

主席女士、女士们、先生们,

报告清晰地反映出,这些挑战还发生在线上,针对行为并不局限于联合国或其他实体场所内。活动人士和记者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言后,会在数字领域的社交媒体上受到攻击,还有受害者因向我们提交资料或与我们进行电子通信而受到惩处。一个特别令人不安的层面是,其中一些案件涉及与我们的通信内容,我们原本认为这些内容应该是私人的、保密的。因此,这种针对暴露了受害者、活动人士和记者所面临的受监控和监视程度,以及数字安全方面的漏洞。

报告强调,那些致力于妇女权利和性少数群体权利,包括性健康和生殖健康权利的人们,似乎尤其容易面临风险。据报告,人们因与联合国合作而遭到强奸和其他形式的性暴力威胁、线上抹黑运动、线上引战、羞辱性的公众言论、拘留期间的性伤害、羞辱和有辱人格的待遇,其家庭成员受到的攻击也在增加。

报告强调,2017年至2019年间,公开报告的针对妇女或从事妇女权利和性别相关问题工作的人士的报复指控有所增加。同时,出于保护或其他考虑而未公开报告或匿名报告的个别案件,也主要涉及妇女群体。

正如我在2月份向安全理事会所强调的,我们遗憾地看到,妇女与联合国,尤其是妇女维护者与和平建设者与联合国的接触正日益引人注目,由此可能会增加她们遭受报复和进一步污名化的脆弱性。这可能造成恶性循环,其根源和结果都是根深蒂固的歧视现象。

报告还指出了其他群体面临的巨大风险和挑战。在许多处于威胁的群体中,报告强调了青年活动人士和土著及少数群体社群代表所面临的风险。我们正在从参与抗议活动的青年人和利用联合国论坛为自己的权利仗义执言的人士那里,得知更多他们的关切。主张土地和资源权利并谈论环境和发展问题的群体,尤其是来自受影响社群的群体,年复一年地成为报复目标。

主席女士、各位阁下、女士们、先生们,

在我们展望未来时,我感谢能有机会继续开展前一任高级官员于2016年开始的工作。我申明,我会继续集联合国系统之力,建立和影响协调一致的有效对策。但这只有依靠我们携手合作才能实现。我们不仅需要保护受害者并赋予其权能,还需要提高我们的能力并改善我们的工具,从而在一开始就有效地预防这些行为的发生。

我们已经看到联合国系统内的合作伙伴改进报告的迹象,以及对事件和趋势的警惕日益提高。我们还收集了一些国家落实问责制和保护措施的良好范例。重要的是,今年编写报告时,提交给相关国家的对指控的答复水平有所提高。我们要感谢这些国家参与提供了详细答复和更多资料,我们也注意到了要在报告中反映这些信息。

至关重要的是,人权理事会和更广泛的联合国系统会继续发出不容忍的明确信息、强化问责制、为减轻风险作出贡献,包括与理事会设立的专题程序和国家监测机制进行合作。人权高专办将继续支持会员国和联合国同事在这方面的工作。

但在这方面,我们所有人肩负着共同的责任。人们把案件和证词交给我们的同时,也是将信任交给了我们。我们只有在其需要时挺身而出,共同努力以求更好地应对他们的案件,才不会辜负这种信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