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程序工作的影响:政策改革


梵蒂冈改革其政策

2019年2月,买卖儿童问题特别报告员就持续存在的神职人员性虐待儿童的指控与罗马教廷进行了接触。由于全球要求加强问责的压力持续存在,2019年12月17日,梵蒂冈宣布将取消对神职人员性虐待指控采取的高度保密政策,从而结束了这项被批评者认为经常庇护牧师免受世俗当局刑事处罚的政策。教皇还加强了禁止儿童色情制品的教会法,使之更加严格。

其他影响:对政府和/或司法程序的贡献;预防和/或停止人权侵犯行为


亚美尼亚改变可能造成贫穷和残疾儿童隔离社区的政策

2019年11月11日,残疾人权利特别报告员受教育权特别报告员一起向亚美尼亚发送了一份来文(OL ARM 4/2019),对政府(通过提供土地和资金)支持建设所谓的“慈善城”或“儿童城”的政策决定表示关切。专家们提出关切的原因是,该方案如果实施,将违反《残疾人权利公约》和《儿童权利公约》的规定,因为它将造成因儿童及其家庭的经济状况和残疾原因形成的隔离社区。政府在2020年2月10日的回复中告知任务负责人,政府已于2019年12月26日撤销了决定,停止了项目的实施。

其他影响:对政府和/或司法程序的贡献;预防和/或停止人权侵犯行为


加拿大通过基于人权标准的国家住房战略

由于适当住房权问题特别报告员的宣传和沟通,以及与加拿大民间社会的合作,加拿大通过了一项基于人权标准的新的国家住房战略。2019年3月,特别报告员向人权理事会第四十届会议提交了一份专题报告,其中载有各国政府应确保国家住房战略充分遵守人权义务的核对表(A/HRC/40/61),报告还为加拿大制定国家住房战略的讨论提供了资料。特别报告员还于2018年6月22日致函加拿大政府,对落实国家住房战略的法律草案可能不承认住房权,以及可能无法为消除无家可归现象制定明确目标和时间线、无法建立有效的监测和问责机制表示关切(CAN 2/2018)。

在议会于2019年6月通过国家住房战略后,特别报告员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强调新的住房立法“将人权作为解决无家可归和住房不足问题的最有效框架,为全球树立了榜样。”特别报告员指出,这项新的立法具有开创性,因为它不仅在国内法中明确提到住房权,还建立了创新机制来监测政府,并确保提供补救来解决享有适当住房的系统性障碍。除其他外,该项立法还设立了联邦住房倡导者一职,负责监督政府的表现,接收有关适当住房方面系统性障碍的提交材料。加拿大政府对特别报告员的重要作用表示认可,并指出,“如果没有(特别报告员和)民间社会成员的贡献,这一重要立法就不可能实现。”另外,加拿大国家住房战略产生了积极的外溢效应,多伦多最近宣布新的10年住房计划将采取基于人权的做法,渥太华市也表示新的无家可归者计划也将采取这种做法。

其他影响:为政府和/或司法进程,以及立法改革做出贡献


爱尔兰通过旨在改善本国渔业移民工人工作条件的新协定

在负责贩运人口问题、移民人权、奴役问题种族主义问题的几位特别报告员于2019年2月12日就爱尔兰渔业移民工人的工作条件发表联合声明(IRL 1/2019)后,2019年4月,爱尔兰政府与国际运输工人联合会(运输工联)达成一项新协定,承诺赋予非欧洲经济区的工人新的移民权利。这一旨在解决渔船上严重的剥削和贩运人口案件的协定取消了与雇主挂钩的签证,并落实了改善工作条件的其他措施。

其他影响:预防和/或停止侵犯人权,提高人权认识